找街机,上2233街机网 | 经典街机游戏平台

手机版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游戏资讯 > 老玩家忆当年街机室小混混生涯

老玩家忆当年街机室小混混生涯

 作者:羽逸之光  时间:2019-08-22 14:38:52

都说往事不堪回事,但是每当我回忆起我的混混生涯,游走于各种游戏厅之中,也别有一番滋味,就来给大家说说我的生活经历吧!
  街机房: 兴于80年代末,90年代初达到全盛.我恰好赶上了这一大好时期
  1990年,我刚念初中,由于中考失败,进了静安区的一所烂中学,这学校位于大田路上,北靠西海电影院机房,南临著名的慈溪路(当时的游戏机房一条街),如鱼得水的偶,从此便被卷入了电子海洛因的毒害之中

  90年那会儿,街机房刚兴起,大多是打机的,机房混混之类害群之马很少,可以把那一时期定义为:"犯罪的酝酿期."之后的许多机房混混们,也是在那一时 期,接受了熏陶和培训之后,才逐渐成长起来的.我便是其中之一. 进学校报道的第一天,我便被慈溪路上用简陋竹片搭建起来的街机房中的声色所迷,盗用了部分书报费,在那里流连了一整天.一周后被识破,遭暴揍.
  接下来的一个比较大的事件,是我用一星期的坐车钱去购币打机.坐电车只好逃票(那时候电车票4分钱/张,可坐三站),可耻的是,被售票员当场活捉 .幸福的事情是,在车上有个面目慈祥的老太太给我补了票.凑巧的事,这老太太是我小姑父的妈妈.第二天她向我老爹告了状. 不幸的是:我小姑姑刚结婚,我爸爸认为我此举破坏了我们家庭的整体形象. 于是我便在一顿强悍的竹笋烤肉下,交代了我所有的罪恶行为
  事情的高潮发生在1990年,北京亚运会隆重召开的那一天.当天晚上的开幕式,我没有看到,任何一个稚嫩而天真的中学生,在挨了一顿暴揍和三十公里的徒步 之后,都不会有力气再看电视了. 那天正好考试,本来考试完我要坐车去吴淞(我父母在那里有套房子)过周末的.后来考完试我没有去坐车,直接去了机房,并且用完了所有的车费. 我老爹十分英明神武,料到了我的行为,在机房将我活捉,俩大耳刮子后,命我徒步走到吴淞.从静安走到宝山,我足足走了四个半小时.
  终于,在1991年,我转学到了吴淞这个流氓恶棍的发源地,我父母身边.


  以上事件,终于促使我演化成了一个终极版的机房小混混.
  请注意,机房小混混----这里突出的一个词,并不是混混,而是小. 小混混的意思,就是只能在游戏机房里随便混混,比如抢抢小学生的币啊,占占机台啊,用铁丝勾勾牌子啥的,上不了台面的,动刀动枪的大场面,可轮不到咱
  宝山的机房,这环境可和静安的机房完全不同.第一次去的时候,我便感受到了.我和另一个同学走进了同泰路上的一个游戏机房里,立刻就有两人围了上来,就是 用眼光可以杀人的那种.我那时候个子还不算小,头发还爱搞个中分,看起来挺成熟的,那两人便放弃了我,把我那同学拉到了一边.没过多久,我同学就连裤带都 被解开搜过了 .我逃过了那一劫,回家后,心里想着,该用什么方法逃脱同样的命运呢?
  没过多久,我便找到了答案.答案就在我的同桌. 我和同桌在短短的时间里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.在我们友好交往的同时,我发现了一个事实,我们学校初三的一个牛人,其实就是我这同桌的表哥.说起这个牛人, 在进学校的第一个星期,我就见识到了.那天晴空万里,课间休息的时候,我发现有两个人在操场上打架,一时胜负难分,再仔细一看,其中一人的头顶秃秃的,揉 了揉眼睛,我猛然发现,这秃子竟然是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...和教导主任打架的牛人,就是我同桌的表哥了
  后来,我同桌对我拍着胸脯说,去附近的机房,跟着我就行,附近谁都不敢欺负咱 我便很开心地跟着他混开了.开始的一段日子,我只是感到很有安全感,再接下来,我就有其他感受了:经常没钱玩,只能看着. 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么? 终于某日,我迈出了那罪恶的第一步.那天在水产路上的机房里,我看着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在玩名将,打得极烂,看了五分钟,我实在忍不住.咬了咬牙,跺了 跺脚,大吼一声:"MB让开,让我玩."说罢抓着那小孩往旁边一拖,自己占着机台就玩开了. 我的第一次,是相当失败的.因为我没想到,这小孩也TM有个哥哥,他哥哥还是个流氓 半小时后,我被揍了一顿,还被搜了身,幸好我身上的钱早已被我花光了.
  经历了第一次的失败后,我并没有气馁,而是再接再厉,终于成为了一个典型的机房小混混.
  机房小混混们通常都是初中生,他们喜欢做的事情如下:
  1. 敲诈陌生小孩的钱财和游戏机币.
  2. 用弯曲的铁丝勾币.
  3. 在机房门口装B抽烟,从大前门到七星,抽啥的都有.目的只有一个:吓唬小孩
  4. 在人多势众的情况下,有时候也敢于小打小闹一下,情况稍有不对便作鸟兽散.或逃回去叫人或直接逃回学校上课.
  在宝山当小混混一段日子后,某日去市中心,人民广场旁的南梦宫.第一次见识了那么多新奇的机器.特别是靠堆币来出币的那玩意儿,手痒难耐,就把宝山的那套 野蛮手法给搬了出来.眼看四下无人,就扔了块币进去,然后蹲下身子,双手抱住整台机器,暴喝一声:"起!"砰砰两下过后,无数枚币落了下来,但随着游戏币 一起过来的,是眼里闪动着凶光的保安叔叔.那一次,领我回家的还是我老爹...
  初中毕业后,和我的那个混混兄弟分道扬镳,回静安区念高中了.我老爹一直说:近猪着吃."这话果然有用,高中以后,我就渐渐离开街机厅,转攻泡妞了.


更多精彩内容,敬请关注game.2233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人才招聘 | 合作伙伴 | 广告投放 | 免责声明

Copyright©2010-2019 game2233. All rights reserved | game2233.com | 2233街机网

桂ICP备08003599号-17